招贤纳士

很抱歉,

我们正在加速建设中...

公司新闻

舜飞科技梁丽丽:见证中国程序化广告从0到1

有人说:在生理上,我们每七年就是另外一个人,因为人体细胞全部新陈代谢一遍就需要这么久,“七年之痒”的说法似乎也由此找到了依据。无论上述言论是否站得住脚,有一点我们都无法否认:七年,确实是一段足够长的时间——足以让磨灭一段感情、足以锻炼出一种心智、足以考验一个人的热忱,甚至,足以见证一个行业从0到1成长起来。

 

2011年,程序化广告进入中国;同年,专注于程序化广告的舜飞科技成立,梁丽丽成为舜飞的第一名员工。七年时间匆匆而过,中国的程序化广告已经经历了好几个发展阶段,梁丽丽也已走过了事业的好几个高峰低谷。我们问她:“与程序化广告携手走过的七年,你厌倦了吗?”她的回答毫不犹疑:“远远没有,我才觉得兴头正浓。”

 

 

一号种子员工Lily

 

 

梁丽丽,现任舜飞科技产品副总裁,人称Lily。但是,不要被她的英文名欺骗,虽然以娇贵柔美的百合花为名,但工作起来她却以雷厉风行、严谨认真著称。梁丽丽是产品技术出身,一手打造出了舜飞的程序化购买解决方案、数据管理解决方案、网站监测分析解决方案,是舜飞成为国内唯一一家支持全流程营销优化服务公司的幕后推手,同时也见证了国内程序化广告的发展历程。

 

2010年开始,国内有一群人注意到了国外发展得如火如荼的程序化广告,这种新颖的广告投放模式节省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同时提升了投放效果,让很多人为之振奋。舜飞科技创始人张君晖(人称“张小白”)当时还在一家页游公司钻研技术,与做产品的梁丽丽是同事,也关注到了这一机遇。“当时我和小白也算是一拍即合,因为毕竟程序化广告它客观的技术价值在那里,这是无法否认的”,她补充道,“虽然成立舜飞的时候我们的经验是空白的,但当时国内程序化广告这个领域也是空白的,大家一起来填补嘛”。

 

于是,大学毕业仅一年的产品经理梁丽丽,毅然加入了当时新成立的舜飞科技,成为舜飞一号种子员工Lily。

 

事实证明,这一决定是正确的,舜飞科技与小白、Lily一起赶上了中国程序化广告的飞速成长期。2012年开始,百度、腾讯、新浪等巨头纷纷上线了自己的广告交易平台,大量的DSP、Ad Exchange公司及其他广告技术服务商登上舞台,程序化广告规模也由2012年的5.5亿元飙升到今年的千亿级(EMarketer数据)。舜飞由于技术过硬、产品成熟,已经在如今的程序化广告市场稳占一席之地。

 

不过,一号种子员工并没有我们想象中好当。除了光辉和成就,更多的还是无数个与技术人员并肩作战的夜晚,以及数不清次数的需求沟通和方案修改。梁丽丽回忆,在公司刚刚起步的时候,由于跟小白都不是广告出身,他们在摸索广告效果关键点时走了很多弯路,再加上人手短缺、业务不全面,很多时候梁丽丽都要身兼多职,自己采买流量、分析数据、优化落地页等等。但她总结道:“收获还是比辛苦多,经历过整个流程以后,我才能对技术理解得更透彻,对广告业务更熟悉,我们才能推出更符合需求的产品。”

 

 

情系舜飞,心系行业

 

经过七年的沉淀,舜飞科技已经成长为中国最具价值的互联网广告技术公司。当然,它绝不仅仅是一家DSP供应商,迄今为止,舜飞已拥有DSP、DMP、DCO(动态创意)、DNA(网站监测)、AB Tester(网站优化)、Tagmanager(代码管家)等多个自主产品,力求通过技术和数据的领先优势,在广告营销流程的每一个环节给予客户最具实效的营销优化解决方案,最大化提升广告效果,为客户创造实际价值。

 

除了在工作中带领舜飞一路前行,梁丽丽私下也没闲着——她选择动笔写字。

 

写了什么呢?写了工作手册:《程序化广告生态实用手册》和《品牌程序化广告投放指南》等行业白皮书;还写了真正的出版的书:《程序化广告:个性化精准投放实用手册》,广受业界好评。当记者问到梁丽丽为什么会想到撰写书籍手册时,她坦言其实这些都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这些书和手册的前身,其实是培训材料。梁丽丽虽然是从基层工作中摸爬滚打成长上来的,但当公司持续扩大规模时,这种让员工全面亲身体验、全方位自我提升的人才培养模式已经难以普适了。再加上行业人才稀缺,于是员工内部培训就成了最卓有成效的人才培养方式,很多手册都是在这种需求下编写的。在致力于让员工更专业之时,梁丽丽敏锐地发现舜飞的许多客户其实也有这样的需求:客户们往往“想”用程序化广告,但是他们不了解、更遑论理解了。确实,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已经很少有客户乐得做“甩手掌柜”了,他们更愿意去弄明白自己的广告效率如何提高,背后究竟是什么原理——既然如此,那就不妨也对客户进行“再教育”吧。

 

一来二去,梁丽丽写的文字影响力越来越大,除了舜飞的员工和客户,很多友商同行、学界人士也关注到了她对行业的见解和思考。她的文字系统整理了中国程序化广告行业发展的历程和现状,严肃总结了她作为中国第一代程序化广告人的经验教训,倾情提供了她对中国程序化广告业发展的意见建议。而上述这些辛苦的文字工作,都是在她利用空闲时间完成的。

 

也正是因为这份沉迷和付出,如今提起程序化广告,很多人都会想到舜飞;而提起舜飞,很多人便会想到它的产品技术专家Lily。

 

 

“所有媒体终将数字化,

所有数字化广告终将程序化”

 

在梁丽丽《程序化广告:个性化精准投放实用手册》一书中,有这样一句话:“所有媒体终将数字化,所有数字化广告终将程序化”。她在采访中如此阐释:我们所处的大环境其实很不乐观——全球经济不断下行、营销成本不断上涨,这就驱使着企业对广告效率和效果产生更高的追求。而广告数字化的价值,就恰恰在于提升管理效率;广告程序化的价值,则在于提升投放效果。在通过数字化手段对广告进行统一管理后,企业才能通过精准定向的技术和智能算法对广告投放进行精细化管理,争取成本利用最大化。在梁丽丽看来,2018年中国广告业的发展也在不断验证这句话。

 

虽然行业的前途是光明的,但梁丽丽认为,所有从业者脚下的路依然曲折。梁丽丽总结了五点行业面临的困难:一是流量问题,价格越来越高,质量越来越低,红利越来越少;二是作弊问题,在每一个环节都有可能作弊的情况下,行业整体的信用度下降不少;三是行业标准不一,很多AdX规范各成一派,导致对接成本高。另外,各个渠道对Deeplink、LBS等的支持还不普遍,也会导致程序化广告的很多技术价值无法发挥;四是数据开放问题,信息的流动本身对行业有着非常深远的影响,而媒体之间,亦或是一些巨头中的多条业务线之间都是相对独立、封闭的。此外,很多广告主处于数据安全考虑,也无法开放数据到广告平台,程序化广告的重定向价值自然也就无法发挥出来;最后是人才稀缺,这也是行业一直以来都面临的问题。

 

中国现在的程序化广告,距离梁丽丽心目中标准化、透明化、个性化、自动化的设想还比较远。但是,尽管存在种种问题,程序化广告在中国从无到有、从有向优的发展趋势是明晰的。对于未来这个行业将朝何处去,梁丽丽给出了自己的判断:效果广告会越来越流行;整个行业对数据和技术的需求会越来越大;行业全链的专业度会越来越高;出于对内部数据的保护和其他长远考虑,部分企业会逐步着手自己做in house的程序化广告。

 

七年时间,梁丽丽由一号员工成长为产品副总裁,舜飞科技从初创公司成长为行业骨干,程序化广告也从风云激荡走向冷静和成熟。唯一不变的,是梁丽丽对程序化广告依然坚信、依旧热忱。

 

七年不痒,她与程序化广告的故事未完待续……

 

分享: